纪录片等着我观后感800字

2020-11-30 观后感 【 字体: 】 标签 : 观后感,800,纪录片 浏览量:361万

核心提示:《我在故宫修文物》最早在央视9套播出,总投资不过150万元。萧寒说,这并不是一部大成本制作的纪录片,比起他去年导演的纪录片电影《喜马拉雅天梯》,《我在故宫修文物》的总投资不到前者的1/10。

2016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观后感(1)

在这个封闭忙碌却不为人所知的空间里,他们的从容和优雅显得与现代社会那么格格不入。如同片中提到的,出了故宫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而他们便在那个古老的紫禁城里父传子、师授徒,一代代默默付出。

在流行文化足以翻云覆雨的年代里,纪录片的“耐看”总抵不过它“不那么好看”的事实——你可以选择“撩妹”技能满分的柳大尉,也完全不会抗拒被兔子朱迪暖到。在愈发匆忙的日子里,令人感到应接不暇的东西太多了,多到面对信息迷丛会时常晃神,多到“阅后即焚”成了常态,多到再没有什么是非得到不可。对观看意义的追逐,总被消弭成来自快感的规训——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我是看一个明星在电视里出洋相也好,我是被一个万年老梗戳中心思也罢,喜怒哀乐都变得异常简单,坐怀不乱却变得不再纯粹。

这就是一种很尴尬的现状:面对大量“速食”影视剧的涌入,纪录片的风貌依旧,但跳脱于时代话语的迷思却在无形中被勾勒出来。《舌尖上的中国》也好,《互联网时代》也罢,讲的都是最当下的事情,但它们恐怕比《花千骨》和《琅琊榜》距离我们更远。正当许多人喟叹中国纪录片黄金时代不再时,一部规模并不大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悄悄“燃”了起来:它生在央视却成在B站,它讲了现代的事却令人对过去的事痴迷不已,它明明很严肃却莫名“被”流行了起来。总之,这部纪录片很耐看,也挺好看,甚至在流行文化的语境里,它能找到新的生长方向。

《我在故宫修文物》跟多数纪录片的选题取向相似,讲的都是最司空见惯的生活里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存在。该片聚焦在一群故宫文物修复工作者之上,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万千职业中平凡无奇的一类;他们又和我们不一样,是身怀绝技、妙手回春的顶级文物修复师。片中一句“修复文物是穿越古今与百年前进行对话的一种特殊职业和特殊生命体验”显得异常迷人,在故宫神秘面纱的遮挡下,他们变得愈发闪耀起来。

然而,相比故宫文物的厚重,人的故事则显得轻盈很多。想象一下,在数不胜数的瑰宝里,有那么一件能在千百年后遇到那么一个修复师也是一种缘分,而这种奇妙的际遇恰恰是观看的迷人之处。原本以为深不可测的叙事空间,其实早就在“小确幸”的讲述里得到人们的接纳。因而,这并非是一部需要费神去看的纪录片,但意义却会在这些只言片语里得以生成。就像片中对青铜器修复师王有亮的讲述一样,原本以为面对这些浩瀚历史里坚挺留存下的“宝藏”,人们会战战兢兢、会谨小慎微,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每一个绿荫充足、光线透亮的寻常日子里,在曾经象征尊贵地位的紫禁城的某个角落,他们摆弄着手中的奇珍异宝,云淡风轻。

如果你只是看到了这些断裂残损如何得以重生,那我会觉得有些遗憾。因为真正惊心动魄的“燃”点,在我看来,是这部片子想要传递给人们的深层价值逻辑:有关“工匠精神”和“格物致知”的想象。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被赶出紫禁城后,还有一群人守在这里,并一代一代薪火相传——他们是故宫里的钟表匠人,是这里唯一留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当你看到他们如今仍然几十年如一日地打理着手中那些或许世上仅此一件的零件,又或者是为抽根烟跑了几公里走出城门以排解工作的寂寞,你都会无比相信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因为热爱所以坚持”的牢固信仰——面对这些被历史封尘、落败不堪的古物,他们和那个时代一丝不苟的对话令人动容。第二集中的木器修复师曾谈及,文物其实与人无异,中国古代人讲究格物,用自身来观物,又以物来观自己。因而,片中呈现的这群拥有赤子之心的修复专家们,他们身上所具备的人生洞见本身也引人深思:人们修复一件文物,文物的价值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在用人的品格重塑它——“格物致知”的现实启发或许就在这里。

在这个封闭忙碌却不为人所知的空间里,他们的从容和优雅显得与现代社会那么格格不入。如同片中提到的,出了故宫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而他们便在那个古老的紫禁城里父传子、师授徒,一代代默默付出。导演曾在本片播出后说起一点愿景,便是想要通过这部片子唤起人们“期待一个不着急的社会”,对此我也能够感同身受。

除了内容呈现上的“有意义”,《我在故宫修文物》也是一个“有意思”的文本。它在豆瓣上比热播剧的评分要高,它在B站上人气爆棚,它还在90后、00后的心目中成了现象级作品——这一切都在试图告诉我们,这部片子有着与传统纪录片不同的成色与话语风格。面对口径很窄的话题切口,它在处理方式上却狠狠地接了一把地气。在片子没有播出以前,或许很难想象这种题材的纪录片能与互联网文化契合得那么紧密。年轻观众们在弹幕视频网站B站上用各类“奇形怪状”的赞美达成了一场别样的集体狂欢:他们心疼“深藏功与名”的王师傅,他们感叹随口一句“走,去寿康宫!”的霸气,他们崇拜所有修复师“一开口就是满嘴文化”的气质……在这些看似戏谑、调侃的评论里,其实能够欣喜地看到年轻人对于传统文化的坚守与传承,从来不曾抗拒,甚至向来敬畏。

很多年前,一部名叫《故宫》的纪录片曾轰动一时。最后一集《永远的故宫》里介绍了故宫全面修缮工程的开展,其中用小小的片段讲述了寻找一张用以修复的裱纸的艰难过程,这恰好与若干年后展现在我们眼前的这部《我在故宫修文物》有趣地互文了起来。我想,在所有能被留下的奇迹中,没有什么比“人”本身更令人叹为观止。从这个意义上看来,寻找藏匿在断裂残损里的那些惊心动魄,或许是这部纪录片被赋予的更重要的意义吧。

2016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观后感(2)

机器的轰鸣声、剪刀划过纸张的声音、硬刷子在木头上的沙沙声……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刚开始,就展现了一个貌似装修房屋一样的现场。

作为目前唯一一部拍摄故宫稀世文物修复故事的大型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用新颖的视角走进古老的故宫,第一次系统地梳理了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揭秘世界顶级文物的“复活”技术。

5年前,《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制片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雷建军走进故宫,编写了10万字的有关故宫文物修复的调查报告,他希望拍摄故宫里的手艺人,做一个真正体现当代故宫的片子。于是,3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诞生了,该片最近在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CCTV9)播出。

给文物“治病”

故宫西北角有几排房子,与坐北朝南敞亮的宫殿不一样,这几排房子东西排列,被称为西三所。昔日这里是冷宫,如今这里是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的办公场所,里面几十位技艺精湛的修复专家便是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主人公。

2015年,成立于1925年的故宫博物院迎来了90周年华诞。为此,故宫博物院在2015年陆续举办了一系列重量级展览——石渠宝笈特展、故宫博物院汝窑瓷器展、清代万寿盛典展等。

其中有一个特殊的展览是位于故宫神武门城楼的“文物保护修复技艺特展”。特展是故宫博物院首度举办以文物保护修复为主题的修复技艺和成果展,展览分为古书画装裱与修复、木器修复、纺织品文物修复、漆器修复、陶瓷修复、囊匣设计制作、钟表修复和百宝镶嵌修复等11个单元。每个单元从代表性的修复案例出发,以展陈修复后的实物为主体,从文物损伤状况、技艺、传承谱系、文物修复过程等几方面进行梳理与展示。

故宫浩瀚的文物收藏及庞大的古建筑群之所以能历经风霜仍以“如初”的面貌示人,正是缘于故宫博物院已传承60载的文物保护、修复技艺。

这些经过修复的文物出自何人之手,其实并非人们想象中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老者。在这一群人中,即使年近60岁的老师傅,看起来也只有40多岁。《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导演叶君说,与人们想象中的气氛肃穆、战战兢兢面对文物的状况不同,修复国之瑰宝的现场很日常化,“这些老师傅在宫墙里,环境安静,生活节奏慢,每天看着这些赏心悦目的东西,自然年轻”。

从故宫地库里取出来的屏风已经封存了近300年,珍贵的紫檀木边框,彰显财富的螺钿镶嵌,镶铜寿字,在经年累积的尘土下,隐隐若现。如果没有修复师们精湛的技艺,这些曾经华贵无比的屏风,还会以这个模样,继续在故宫某个角落里残破下去。

他们视自己为普通的故宫工作人员,但其实,他们是顶级的文物修复专家,是给故宫文物“治病”的医生。他们的着装言谈与我们无异,同时生活在工业时代,但他们的手艺,却有几千年的生命了。

他们师傅的师傅,是中国古代“士农工商”中的“工”,如今这里依然保留着师徒制。

2015年初,故宫博物院想拍摄一部关于“工匠”的纪录片,曾经参与过《故宫100》的导演叶君顺理成章地成为此次拍摄的导演。

《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出品人萧寒说,在创作的时候就明确,这部纪录片要做的不仅仅是故宫里的物件,还有这群文物背后的手艺人,希望打动观众的是有感情、有温度、有情趣的人。

为了呈现出现代化的故宫,叶君和他的团队在故宫里拍摄了近4个月。师傅们以为他们呆几天就会走。当时正值春夏,这群年轻人却像“苍蝇”一样,天天都在。

叶君说,他也曾拍过几天就完事的纪录片,但是人物都是扁平化的,“这次是纪实纪录片,需要长时间的拍摄,很短的时间师傅们也很难掏心掏肺”。故宫里的人给叶君取了个外号——“叶问”,一个姓叶的,总是问这问那的人。

与修复的师傅们同劳动、同吃饭、同聊天,这支拍摄团队不仅获得了师傅们的信任,有些还成为朋友。故宫里严格遵守朝八晚五的工作时间,纪录片的工作团队却不会在5点收工,只要师傅们不反感,下班后还要跟着。

于是镜头里,儒雅内敛、开朗外向、年轻活泼,各具特点的修复师们展现了故宫的另一面。也因此,一个青春化,让年轻人看得下去的纪录片便产生了。

故宫匠人

故宫有严格的文物保护制度,每天早晨上班,文保科技部的师傅们都要打开7道大门。民间流传一种说法,故宫夜里闹鬼,所以早来的人应该吆喝,一声“走着”在空荡的故宫上空回响。

青铜组的王有亮师傅说,其实是怕晚上没人,开门的时候这里面有黄鼠狼、野猫之类的小动物,噌的一下窜出来。

故宫里几只花色各异的猫,也许就是宫廷御猫的后代。拿出猫粮,喂喂院里的几只野猫,师傅们一天的修复工作就开始了。

为了给故宫博物院建院90年献礼,寿康宫将完成“史上最强”复原。时隔244年,200多件曾经深藏故宫库房的珍宝,将重回寿康宫。

王有亮和徒弟高飞负责寿康宫里一件号称世界上体量最大的海南黄花梨柜子的修复。柜子里的暗格曾经藏着上百件的珍宝,经过擦拭,柜门上的金属拉手再次熠熠生辉。

身穿蓝色大褂的王有亮,坐在柜子对面的床榻上,看着身着现代迷彩装的徒弟高飞爬上梯子,完成高处的工作。纪录片中,有这样一句解说词:乾隆的生母,当年也许就像这样,坐在这里欣赏过自己的柜子。钟表组的王津师傅,也曾在钟表馆里这样看着自己修复的一座座钟表。

儒雅沉稳的王津说,故宫收藏了世界各地的精品,一些大型英国钟表,大英博物馆都没有,故宫的钟表藏品或者件数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参观者无法看见这些钟表最美的样子,让一辈子都在故宫修复钟表的王津遗憾不已。

对于自己修复的文物,师傅们常常要这样观赏很久,赞叹古人精湛的技术,也自豪自己的修复技艺。

故宫90周年的展览中,慈宁宫里有一尊辽金时期的木雕菩萨像,原本是断了指头的,木器组的屈峰、史连仓和谢扬帆师徒的工作是根据断痕、形态用原本的材料做出缺出,进行修复。

在木器组的办公室里,屈峰和同事们一边忙着手中的雕刻,一边说道,文物跟人一样,故宫里这些东西是有生命的,人在制物的过程中,总是要把自己融入到里面去。“在世上走一遭,都想留点什么,才有自己的价值。”屈峰说。

很多人认为文物修复者的价值,是把文物修好,屈峰认为不见得是这么简单,修文物的过程中,修复者跟它的交流,对它的体悟,其实也是把自己融到里头了。

叶君在解说词里写到,修复文物,是穿越古今、与百年之前的人进行对话的一种特殊职业和特殊生命体验。

看着修复完毕的木雕菩萨像被运走,史连仓和谢扬帆师徒站在门口,依依不舍。

故宫的老师傅们大多是十几岁就进入故宫做学徒。史连仓3岁的时候就住在故宫边上了。他的父亲1982年从故宫木器组退休后,他接班进入了木器组,从小到大,50多年的时间就在故宫度过了。故宫对史连仓和这些拥有匠人之心的师傅们来说,不仅是一份工作。

镶嵌组的孔艳菊,大家都喊她孔孔或孔姐,她手下的文物,从原料到一件艺术品,经过怎样的雕琢,有哪些经历,都是她跟文物很有意思的对话。不仅如此,修复还会加入现在修复者的手艺、对美的理解等各方面的因素进去,“你是凑合凑合还是不能凑合、认真对待。这里面有一种精神在,所以你觉得它是活的。”孔艳菊说。

现在的师傅们,可以看出上一个修复者当时的技艺如何,甚至可以猜测他当时的心理和外貌,这是一种穿越古今的奇特体验。

书画作品,往往百八十年修复一回。片中,书画组正在修复一幅贴在门扇上的清朝大臣的画,书画组的书画修复科科长杨泽华推测道:“这浆糊抹的不太厚,不知道那人(上一个修复者)长得什么样,一定是高高大大的。”修复室里一阵欢笑。

不一样的故宫

“解说n、l不分。”观众在《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评论里批评解说的口音。叶君笑着说,这是故意为之,本来就不打算找一个专业的配音。

该片解说配音曹志雄是湖南人,曾经是《鲁豫有约》的制片人,现在的职务是《超级演说家》的制片人。叶君认为,“这虽然讲述的是故宫,但是他们并不想做成一个就传统说传统的纪录片。我们背着唐诗宋词长大,但是我们也是用手机、电脑的现代人,经过现代趣味的处理,现在的年轻人更容易接受”。

而这部纪录片能够让年轻人喜欢,更重要的是《我在故宫修文物》里的故宫并不是深宫墙里沉闷、严肃的故宫,故宫里的老师傅风趣、幽默、生活化,同时片中还有一帮爱说爱笑的年轻人。

拍摄期间,故宫里的杏子成熟了,落在地上的杏子成了蚂蚁的美餐。工作放松的间隙,木器组的成员们拿出棍子,开始了收获。在故宫里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这里绿意盎然,他们可以在瓜果飘香的环境里工作、生活。

有些树是他们自己种的,有些树是他们的师傅种的,还有些树,是生活在明朝或者清朝的人种的。

种些植物、养个鸟、逗逗猫,外加上朝八晚五、不能随意加班的工作制度,这些都让人羡慕不已。但是对于文物修复,这些“绿灯”都是为了让师傅们更加集中地工作,一点松懈,在文物修复上,都可能是无法挽回的伤害。

王津修复的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它原来的主人是乾隆皇帝,一个小毛病也许就得调上个一天半天,这个过程还得反反复复。王有亮在堆满调色板的工具桌上调配青铜器的颜色,不顺利时一个颜色都要调上一个星期。

这是个急不来的行当,与当下快速的生活观念格格不入。王津说,他的时间感与宫外的人们是不同的,“干这行最重要的就是坐得住”。

镜头下,纺织品修复组的陈扬正在办公室的一角织缂丝。在古代,缂丝的使用者非富即贵,皇帝龙袍用的就是缂丝工艺。一个熟练工一天也只能织出几寸缂丝,因此现在人们已经不用缂丝了。陈扬说,即使是苏州的年轻人都忍受不了缂丝。

2009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了纺织品修复组,这里没有所谓的师傅徒弟,参与工作的都是年轻的女孩。在进行特殊修复的时候,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也不能开空调,“还不能抹粉底,不能化妆,不能喷香水,不可以做指甲”,女孩子们迅速地补充着。

最近几年,故宫每年大约吸收四五十名应届毕业生。在文保科技部,如今年轻人占了一大半。5年后,随着老员工慢慢退休,故宫将有三分之一的员工替换成新鲜血液。

虽然许多观众看过纪录片,纷纷表示要到故宫修文物,但是其实很多年轻人并不愿意到故宫工作。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孔艳菊在进入故宫博物院之前,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这里只是一个旅游景点。孔艳菊笃定地说,刚从学校毕业来这里工作时,每个人都很难适应,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才能适应,“一进入大宫墙,外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就如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孔艳菊说,刚入职时,故宫里安静的让她都不敢说话。

如今她已经是故宫里的老员工,也是镶嵌组的科长,她组里的年轻人也渐渐多了。但是在文保行业,即使已经工作5年的修复师罗涵,在这里还是个新人。

故宫在接受这些年轻人的同时,也引进了许多现代技术——谷歌眼镜、3D打印技术、扫描等,都慢慢成为故宫的装备。与此同时,面粉熬制的浆糊、猪血、生漆、鱼鳔等原始的技术也仍旧在这里流传。

如果没有《我在故宫修文物》,当我们与展厅里品相完整的文物擦肩而过时,很难知道它们曾历经断裂残损和惊心动魄的修复。

文物是过去式,但修复文物是正在进行时。

作为目前唯一一部拍摄故宫稀世文物修复故事的大型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用新颖的视角走进古老的故宫,第一次系统地梳理了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揭秘世界顶级文物的“复活”技术。下面是CN人才网为大家搜集整理的2016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观后感,欢迎阅读与借鉴。

2016央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观后感(1)

然后就收到了一个扣鼻屎的表情…

《我在故宫修文物》是央视这个月推出来的一部纪录片,被称为“目前为止唯一一部成体系拍摄故宫稀世文物修复故事的大型纪录片”,在我看来,算是最接地气的故宫纪录片了。纪录片主打“修复”二字,分三集,第一集为青铜器、宫廷钟表、陶瓷的修复,第二集是木器、漆器、百宝镶嵌、织绣的修复再到第三集的书画修复、临摹和摹印。(看完了才觉得三集也太短了吧!)

记得小时候看另一部纪录片《故宫》,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各路历史重演,专家们的正襟危坐,灰头土脸的文物,好似非得端端正正地坐着才能观看。可是如今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让我们看到故宫也可以变得萌萌哒。故宫里的修复师也并非都是些垂垂老者,还有一群高颜值的七八九零后。

星期一的早晨,陶瓷组的纪东歌在空无一人的故宫里骑车穿梭,旁白里流出“最早享受过的人,是百年前的末代皇帝溥仪”。书画组组长杨泽华带领着自己的团队修复完《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里面的一个人物说,“你看,这个人像不像赵本山!”修复完寿康宫里世界上体量最大的海南黄花梨柜子,青铜修复师王有亮坐在对面的炕上静静观赏,“乾隆的生母,当年也许就像这样,坐在这里欣赏过自己的柜子。”

修复文物,是穿越古今,与百年之前的人进行对话的一种特殊职业和特殊生命体验。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唐代三彩马,乾隆皇帝用过的黄花梨百宝嵌顶箱柜……在这些顶级的文物修复师中,这些尘封的文物又焕发了往日的光彩。师傅们说,“我们的职业生涯,是能够留下点儿什么给后来人。”

个人最喜欢的是钟表师傅王津,温文儒雅。面对华人收藏师黄嘉竹拿着维多利亚女皇女儿的怀表炫耀时,王师傅一直保持着浅浅的微笑,他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说,“可能是想跟故宫的比试比试吧。故宫钟表,可以说是在世界上,无论是藏品或者件数都是独一无二的。”

在展览馆看自己年轻时修过的钟表,王师傅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言表的表情,看着有点儿心疼,文物修复算是和自己的人生对话的过程,更何况是修复的是提醒时间的钟表。在当下修一个钟表只需要一两个小时,而王师傅修一个三元桥却要用整整两天,所以王师傅的时间感与我们是不同的。“钟表的修复,就是这样反反复复,好像永远没有尽头”,这份工作真的需要耐心与韧劲儿,就像王师傅说的“只有真心喜欢才坐得住”。

文物修复算是一门手艺。最初对手艺人产生兴趣,是读了汪涵的《有味》。从靖港香干、糍粑再到到油布伞,乡间的手艺人在作坊里日日辛劳,双手在灶台前起起落落,那些我们常怀念于齿间的美味还有儿时的斑驳记忆就此诞生。于是,“手艺人”三字变得刻骨铭心。

但是只讲一群人在坚守一个日渐微弱的手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导演叶君认为这样调调的片子已经太多,于是他和团队将这部纪录片聚焦在了现实生活,探讨现代人与故宫的关系,既有修复技艺,也有不同性情的人物,还有故宫的生活细节,当然还要有情怀……

20部经典纪录片,学传媒类的必看

来源:吴迪TuzkiD的日志

1、罗伯特·弗拉哈迪《北方的那努克》(美国1922)关键词:默片

本片是享有“纪录片之父”声誉的美国纪录片导演罗伯特•弗拉哈迪的第一部纪录片电影,记录了加拿大魁北克省北极圈内哈德逊湾的伊努朱亚克附近因纽特人首领纳努克一家人从1920年8月到1921年8月期间的日常生活,包括与白人交易、捉鱼、捕猎海象海豹、灶火烹饪,以及建筑冰屋的场景,开创了人类学社会影像记录的起点。弗拉哈迪在本片中的摆拍和场景重现曾引起广泛争议,比如隐瞒纳努克平时用猎枪狩猎的事实,刻意表现因纽特人的传统鱼叉狩猎法;又比如为了拍摄冰屋内纳努克一家清早起身的场景,去掉一半冰屋采光等。

本片是历史上第一部全长纪录片,于1989年被美国国会图书馆选入“国家电影记录册”。

2、吉加·威尔托夫《带摄像机的人》(前苏联1929)关键词:幽默的蒙太奇

本片是苏联纪录片导演,“电影眼”理论的创始人吉加•维尔托夫(DzigaVertov)的代表作。电影主要拍摄于乌克兰的敖德萨市,摄像师是维尔托夫的哥哥米凯尔•卡夫曼(MikhailKaufman)。影片主要分观众入席、城市黎明、人民的工作与休息、体育运动和艺术实践几部分,通过刻画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来呈现苏维埃新社会中的一个理想城市。摄影师米凯尔•卡夫曼在拍摄的同时也出现在电影画面中,首创了“自我暴露”的电影形式。在这部具有里程碑性突破意义的纪录片中,维尔托夫首次使用了二次曝光、快进、慢动作、画面定格、跳跃剪辑、画面分割等前卫剪辑手法,并采用了仰角、特写、推拉镜头等新颖的拍摄手法,并制作了一段定格动画。

3、路易斯·布努艾尔《无粮的土地》(西班牙1932)关键词:超现实主义,早期有声片

本片是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电影导演路易斯•布努埃尔的唯一一部纪录片,描绘了位于西班牙中西部山脉地带拉斯赫德斯(LasHurdes)的生活状态。该地区道路崎岖出行困难,拉斯赫德斯人几乎生活在一种原始赤贫状态中,缺吃少穿,没有基本的卫生概念,疾病流行,死亡阴影挥之不去。

本片在1933年西班牙试映后被禁,直到1937年西班牙内战期间才于巴黎正式公映。巴黎公映的解说词由布努埃尔和皮埃尔•乌尼克(PierreUnik)共同创作,布努埃尔本人现场讲解,配乐为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

4、巴锡尔·瓦特&亨利·赖特《夜邮》(英国1936)关键词:内在的节奏

《夜邮》(1936),世界纪录片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由约翰·格里森执导,WH·奥登撰写解说词。讲述从一驾从伦敦开往苏格兰的火车如何在夜间收发信件。它用完美的结构如实地反应当时的情景,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批评家们常常把《夜信》与BBC公司拍摄于60年代的纪录片《西部高地》相提并论,因为它们都展现了平凡、浪漫而令人难忘的铁路生活,而解说文字同样出自奥登之手。

5、帕尔·劳伦兹《大河》(美国1937)关键词:生态学,摄像,蒙太奇,宽容的评论

影片暂时没找到信息。。。以后找到补上

帕尔·罗伦兹PareLorentz(1905—1992)美国

在美国30年代罗斯福新政时期,当人们的目光都聚集在面包和牛奶上的时候,劳伦兹却远见卓识地关注着人类的生态和生存问题。起初丝毫不懂纪录电影的他却一举拍摄出极为经典的两部纪录电影——反映沙尘暴和洪水灾害的《大河》与《开垦平原的犁》,他成为世界重大社会主题纪录电影的开创者,引起罗斯福总统的密切关注。之后,像流星划过夜空样,从1941年他即封镜。而电影带给他的荣誉一直伴随他并不短暂的一生,他所开的创纪录电影风格至今仍是纪录片中的一股飓风,其力量究竟来自于哪里?

6、汉弗莱·詹宁斯《战火已起》(1943)关键词:讽刺的、诗意的凝视

影片暂时没找到信息。。。以后找到补上

汉弗莱·詹宁斯(HumphreyJennings,英国纪录片导演,1907—1950)1939年:《闲暇的时光》(与别人合作),《最初的几天》。1940年:《工人的福利》,《伦敦能坚持下去》(与哈莱·瓦特合作)。1941年:《不列颠的心脏在倾听不列颠》。1943年:《伦敦大火记》。1944年:《丽莉·玛莲的真实故事》。1945年:《给梯摩西的日记》。1946年:《战败的人民》。1947年:《昆伯兰的故事》。1949年:《隐约的小岛》。1950年:《家庭照片》。同年在希腊猝死

7、阿伦·雷乃《夜与雾》(法国1955)关键词:纳粹地狱般的灭绝营

作者介绍/716405html

这部揭露纳粹集中营恐怖暴行的纪录片,历来被公认是纪录电影杰作。本片时间不长,32分钟,但其震撼人心的效果则远远甚于《辛德勒的名单》。画面中黑与白的色彩更加令人触目惊心:堆积如山的女人的头发,用尸体做成的肥皂,还有一张张印有mark的人皮。影片警醒世人:战争已经平息,但我们不能闭上眼睛,营周围的检阅广场上重新长出青草,被遗忘似的村庄依然危机重重,火葬场已废置了,纳粹的罪恶已成为如今孩子们的戏剧,9OO万阴魂游荡在这郊区。

8、弗里德里克·怀斯曼《提提卡蠢事》(美国1967)关键词:直接电影

1967年拍得美国纪实片,片长84分钟,提提卡蠢事TiticutFollies,还被翻成《提提卡失序记事》《蒂蒂喀特轻松歌舞剧》

这部精神病监狱实录,公开放映之前必须获得狱方主管的批准,因为暴露出太多的阴暗面而通不过狱方的审查。

记录了精神病人倍受误解和虐待的可怕时期。导演用手提摄象机营造了亲临地狱的感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类仅是由于别人的误解或自身精神问题而完全丧失做人的基本权利。

9、让·鲁什&埃德加·莫兰《夏日纪事》(1961)关键词:半参与式纪录片,询问的过程

在本影片中,导演让·卢什实验了他把纪录片与某种故事片因素结合起来的想法,力图使电影成为人们真实生活的纪录。他们首先对街上碰到的人进行采访,有时深入到他们的家庭中去,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情景。这些人包括一对小资产阶级夫妇,一位工人,一个女大学生,一个曾被关入集中营的犹太姑娘,以及一些职员,艺术家和封面女郎。他们向每一个被采访者提出的是一个共同的问题。即“你是否幸福?”观众可从片中看到各种各样的反应:有的人迷惑不解,有的粗暴的拒绝回答,有的则开始考虑自己的答案。回答者的讲述也是迥然不同的。对此,作者不做任何的控制和判断,使其自然的“表演”……影片最后,卢什和莫林在一座博物馆四周倘佯,回忆他们的种种试验是否能够证明什么。这更加巧妙的表现了这部影片的追求和客观化的风格。

幕后制作:

《夏日纪事》作为真实电影初期的代表作品,对在法,美,以及加拿大等国兴起的词类影片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当然了,此片并非绝对的自然记录,其中有些片断是经过了选择和删减的。更重要的是,卢什和莫林打破了英国纪录片大师格里尔逊的传统纪录片模式,而进一步采取了“创造”情境的方法——即让这些采访者互相接触——使片中的“事件”与人物获得某种“发展”和表现自己个性的机会。

10、梅索斯兄弟&夏洛特《推销员》(美国1969)关键词:难以企及的美国梦

导演:

AlbertMaysles/DavidMaysles

主演:

PaulBrennan

JamieBaker

MelbourneIFeltman

片长:85min/Argentina:85min(BuenosAiresFestivalInternacionaldeCineIndependiente)发行公司:TheCriterionCollection

上映日期:1969年4月17日美国

官方网站:MayslesFilms

剧情梗概:本片追踪四个“美中圣经公司”的销售代表在波士顿与佛罗里达销售区域工作的情形。保罗是本片的焦点,他挣扎于生存的两难境地,却一直充满乐观,运用各种或哄或骗的技巧来推销《圣经》。

11、纳维·赫尔佐格《沉默和黑暗的世界》(德国1971)关键词:聋哑人,绝对的孤独

《客从何处来》第二季的拍摄过程耗时良久,导演们飞越大洋,跨越多国,完成了和嘉宾们的寻根之旅,另外五位分集导演也分别上台阐述了自己。下面是CN人才网为大家整理的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欢迎参考~

篇一: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本来,追寻一个先人的旅程不会是这么一个侦探片一样的故事。中国人对于血缘传承和家族势力的执念在某种程度上一直战胜着改朝换代的战火离乱。

你家有家谱,你村里有祠堂,你看见小伙伴们两个字的名里头一个字跟你一样,所以你知道你们是一辈的人。但是现在,你得靠着躺在善本室里好多年没人看过的,因为拍电视的噱头才拿出来的只字片语来确认你爷爷奶奶甚至爹妈的事迹国内首档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国内首档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

中国人对于历史的尊重,用孔子的话说,是“慎终追远”,对于过去的学习和尊重,最早来自于祭祀时候对于祖先故事的恭敬了解。

在这个古老的农业文明里,家族不仅代表着生活在一起的一群人,也是荣耀,身份和信誉,它更是一种最终成为政治势力的家族凝聚力。这种凝聚力成为一种历史发展中与朝代更迭时而并行又时而分开的隐形实力。除非被另一种政治力量专门针对,否则,它具有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活力。举个例子,除了没有军事力量自我防备之外,易老师家的言馨堂里有书斋等各种生活配套设施,这很像魏晋时候的坞壁――可以在乱世里自我供给自我保存。

而现在,需要后人这么费力去探究家族历史的原因不外乎不问和不说国内首档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读后感。

不问的原因很简单:忙,没兴趣,或者反正时间还长,以后慢慢说。然而何至于一无所知,恐怕是因为“不说”。

易老师虽然演技一般又有表现欲,所以看起来总有点违和。但是易老师也时而说点真话:比如说听到他的继外婆是燕京大学外文系的毕业生,但他从来没听她说过一句外语的时候,找来捧哏的专家糊弄说,那是因为你挖掘不够深。然而易老师说,那时候谁敢说外语啊,那不是美国特务嘛。易老师的表现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在于他几次的转头叹息。大家可以留意留意。

“不能说”还是“不愿说”才是这么多长辈对于家族故事讳莫如深的原因。它隐藏着历次政治势力对于“家族”这个概念的清洗,某些希望打破社会结构的政治力量首先需要打破的是家族这样一个稳定的层层叠叠的忠诚的构架。

请别误会,不独我朝,从娜拉出走、涓生子君私奔就开始了国内首档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国内首档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战争和改朝换代都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着,而后我们这个自古最重血统的民族走到了这一步――你爹妈的事迹成了一个谜。

需要向天要答案。

这节目原先只想搏人眼球,嘉宾的选择,故事的裁剪都简直如同春晚一样照顾到了方方面面:港澳同胞,海外侨胞,本季当红,国际知名人士,还要有文化人。于是有了易老师版的《走进科学》,硬凹的侦探式的“死亡名单”开局。然而这个故事的内容让制作方不得不正视这个节目里相似外国节目永远不会有的沉重――这个国家在这一百年间经历的战火和离乱,被屠戮的生命,被践踏的尊严。

篇二: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发布会上,还播出了钮承泽和谢娜的花絮片段,钮承泽看完后感慨:“拍摄过程中很有感受,因为我很害怕太过煽情,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想到已经过世的外公外婆的故事。我渐渐地发现,历史没有真相。所以真相不那么重要,只是追寻真相的过程中,鼓励我珍惜现在的资源,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对这个世界更好的人。《客从何处来》是我最辛苦的一项经历,非常高兴参与这样有意义的节目。我衷心地希望像这样的节目可以不计较商业上的成功,不计较毁誉,我们的伤口才得以痊愈

相似的感受,谢娜也有:“我特别要谢谢导演组,他们是电视界的苦行僧,我们大概拍了半个月的时间国内首档真人秀纪录片《客从何处来》观后感读后感。他们让我了解了自己的祖辈。从前我只会去看快乐的事情,我不想去知道也不想去了解不快乐的事情。而这次《客从何处来》的拍摄,是我第一次完全不需要考虑如何娱悅别人,而是勇敢面对自己,作为一个倾听者,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去了解自己祖辈的事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这个非常真心的,不一样的《客从何处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