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罗布泊观后感800字

2020-12-30 观后感 【 字体: 】 标签 : 观后感,800,罗布泊 浏览量:600万

一浪一浪的新月形沙丘涌向天边,灼热的沙子像是西方传说中的那条流淌着黄金的圣河一般缓缓流动。闭上眼,是一片岩浆一样的血红。

我叼着大烟袋,看着远处那一片牛羊成群的草原出神。

“啊!你们快看!草啊!是碧绿碧绿的草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几个显然刚调到治沙队的傻小子兴奋的大叫着,引起整个队伍惊奇的骚乱声。

我回身冷冷的草他们一眼,立即安静了,我揉了揉眼睛,“那不是草原,”我抬头看着他们被烈日晒爆皮的脸上的茫然,心下一片苍凉,声音也掺杂上怪异的沙哑,“那是海市蜃楼。”

我的话就像一枚原子弹投入他们之中,“轰”的一声爆炸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点蹒跚的走过去,轻轻的抚摸一颗木乃伊一样奇形怪状的枯树,“其实三十多年前,罗布泊也想那片草原一样,什么‘人间天堂’、‘世外桃源’,都可以用来形容她。”

“小时候,我就爱带着弟弟到罗布泊里游泳,波光粼粼的湖面像一颗被打磨了无数个钻面的水晶。里面还有肥美的鱼,哥哥就在垂柳岸上钓鱼,优哉游哉,惬意得好似神仙……有时候我想,要是我们当初少砍点树,拒绝‘用水四盲’,罗布泊是不是也就不会消失了呢?儿子他,也不用因为没看见她曾经的美丽而抱憾终身了呢……”不知不觉,我的眼睛被泪水轻轻的朦胧了一下,我自嘲的笑了笑,“那时候,我们谁都没想到,罗布泊会变一片寸草不生的炼狱。”

风沙席卷而过,一个黝黑的小伙子结结巴巴的问,“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盲目增加耕地用水、盲目修建水库、盲目决堤引水、盲目建泵站抽水……活活把罗布泊给吸干了啊!!”我脸上一道一道的皱纹因为痛苦扭曲起来,布满青筋的双手紧紧的攥住枯枝。

“那……就让我们重新缔造一个罗布泊吧!”刚才那个小伙子怯生生却又非常坦然的看着我。

我撂下烟斗,好好看看他的脸:小伙子二十出头,身材匀称,稍稍被风沙失去了原本的书生气,但一看就知道是从小就被家长极为宠爱的孩子。

“像你这种年轻人,我见多了。”我转过头去,仔细拂去枯树上的沙子,“来时高唱‘天苍苍,野茫茫”,呆了几天觉得很新鲜,然后呢?然后被风沙吓怕了,被辛苦唬住了,哭天喊地的回家了。”

“小伙子,你不懂。那些姑娘来时面如桃花颜如玉,也是温香软玉,可现在,你看看,她们除了来时眼底的那种坚韧没变以外,她们还剩下啥?!”

“趁早走吧,你以后的日子还长,别耽误了自己。”最后我深深的叹息。

“……不,”他突然笑了,“我留下,不是为自己……更是因为热爱这片曾经辉煌的沙地啊!”

我狠狠的震颤了一下,半晌,我深深的看着他,像是要一眼看到他的心底,“你和我儿子很像,不是指长相,而是……”我看着枯树,没有说下去。

“他呢?他在哪?”小伙子问。

我抚摸着枯树,“就在这下面,他长眠这棵胡杨树下面。”

“我想,他一定很欣慰。”许久,小伙子说,“他终于可以,生生世世守望他这片热爱的大地了。”

“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能变成一棵胡杨树,守望这片大地。”

儿子死前的话忽然想起在我耳边,我仰天大笑,眼泪一滴一滴的流进我花白的胡子。

消逝的仙湖一定会重现,那是用无数滴这样的眼泪汇聚而成的。

“在短暂的生命里寻找永恒。”柏拉图如是说。

荒凉的戈壁,沙和卵石铺成的广袤世界。没有生命的迹象,满目苍凉。地表热浪推涌,晃动出似水的虚幻与缥缈。戈壁就这样赤身裸体,面对苍天,始终保持着坦荡、沉寂和冷峻。它像是在对人类暗示着一个真理,人类永远都无法同这里沟通。

而我,就是这被人称作“生命的禁区”的罗布泊中一棵胡杨。

当罗布泊的漠风停止咆哮,浪沙平息时,我陷入了旷古的沉思中。远处,地表中钻出一根根笋尖,地面被掀翻了似的,出现一片翠绿的帷幄;几叶扁舟,在那水榭楼台间穿梭往来,眼前的一切,像是天上的仙境。当我凝视舟上鱼家女的倩影,几乎目堵到她黛眉下清纯的面庞时,一缕袅袅炊烟遮挡了我的视线。一瞬间,落日栖霞在缥缈幻化中隐去。

莫非这是我对罗布泊昔日美丽风光的眷恋,莫非是我在沉思历史的不幸?

不,我是胡杨,临风枯立的胡杨!我属于罗布泊,我在湖畔不朽地伫立千余年,遥望着进入罗布泊的最后村庄DD底坎尔。人类总是把生存与生命混淆。严格地说,当我们成片成片地枯死时,才感悟到生存的短暂。我们却用另一种形式延续生命的存在,这又是多么壮观。生存不包蕴生命的全部意义,生命既然开始,就将把生存交给死亡去延续。死而不灭,祖先说,那本身就是一种风景。

我不悔。在这儿,我可以欣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在这儿,我可以“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林清玄说:“生的路上,并不是你在哪里放一个门框,哪里就是唯一的出口,你可以向左向右转个弯,去寻找生命的出口。”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我不悔,是的,愿做罗布泊的一棵枯立的胡杨,笑看风景,体味生命的真谛。

阅读全文